返回

君妻

关灯
护眼
第一百四十五章送别(1 / 2)
众人也不多作&#x,什么话也忘了要说。长年累็月下来,口中难以置信的复言道:“口是心非……?”

魏康点了点头,如是:“看着好了不少。不过你才醒来,还需多休息。”

不同对救命恩人的态度……前世又结为ฦ过夫妻……重华长公主必定对魏康有情!

是以。父亲他们最是担心她会染上风寒,

正是这样常理所想,也正因此她自幼便在调养身子,只不可思议地,身子骨确实不错,一年到头极少患病,风寒更是再难患上。每到换季易染风寒时节,当得知孔颜风寒后。

孔颜闻言一呆,只道最多两三日罢了,孔颜必将在猛药之下或痊愈、或强撑起来。ษ。对孔颜的病况自不多关心,只思忖孔颜这样生病可会让重华长公主不虞,尤当得知重华长公主又是指太医,又是赐下灵芝、老参一类的名贵药材,还每日关切地从太医处询问病情,一些指望着重华长公主和亲友好吐蕃的人,更不免暗地道一声晦气,便揭过不提。

重华长公主居高临下的瞥过堂下躬身告退的魏家妯娌三人,看着她们脸上至今未缓和过来的苍白脸色,目光越温和,轻轻看向孔颜,一张肌肤微丰的芙蓉面,即使已๐冻得血色尽失,却反倒添了一丝楚楚风韵,望之ใ不禁心生怜惜,果然姿容之ใ盛已非两年前可比。

想到这里,孔颜下意识看了过去,目含打量。

孔颜的目光不着痕迹地从身边之人掠过,敛眸道:“长公主客气,臣妇们不过尽本分而已๐。”

一时之ใ间,关于二者的嫁妆之较就七嘴八舌的议论起来,倒也是好一派人声鼎沸的热闹之景。

孔颜๨犹被三九天的雪水从头浇下,周身的怒火一霎间消失殆尽,她又一次颓๙然闭目,既然选择了嫁人这一条路,又得了天佑这个意外的惊喜,眼下的这些她受着也无຀妨,毕竟天下为ฦ妻者都应有这些。

魏康刚从城外的校场回来。又与去送亲的大军操练了整日຅,正是腹饿之际,也没多去注意孔颜๨,只就了几大口热汤面,感觉腹中ณ有几分暖和了,便又接着道:“这事等王大安排妥当后。会交给王小——”说到这“唔”了一声,“也就是素娘的丈夫,到时由他负责傩舞的事,这样也算是从你这边走的人用。”

若是如此,重华长公主便会在十多年后指婚给魏康。

她见魏康一言不的看着孔颜,又是皱着眉头,心下就是一紧,只道魏康不快,偏生还是在当下纳妾风声吃紧的时候,这若惹怒了魏康可如何是好?孔颜๨出身再是清贵,可这山高皇帝远,委实是鞭长莫及。只怕孔家小姐这名头,在河西这地的武人眼里,还不如当地望族小姐金贵!

魏康本想抱过儿子天佑,却听孔颜插话了进来,又见句句皆是对他的关心,到เ底常言尚且有伸手不打笑脸人,何乎这岂是待人三分笑可比?如是注意随之一转,重又落到孔颜的身上,见她从西里间拿出一双半旧不新的青色软底锦鞋——这是孔颜๨去年年下依礼节给他并魏光雄和陈氏一起做的鞋子,也๣是他穿过最舒适的一双鞋,犹如它“软底”的名字一样,鞋底软绵紧实。

杀父之仇不共戴天,杀子之仇又何尝轻?

心思转动间,魏康已๐接过云海大师递来的金盒,没有一派虔诚,亦无手握珍宝的慎重,他仿若平常的拿在手中,然后解开这只巴掌大的小金盒。只见盒内红绸铺设,上面一粒似玛瑙的小石子,许是经久岁月,小石子上的朱红色已๐染了斑斑黑迹,是那样的黯淡无光。并没有传说中的光芒万丈,望之仿佛沐浴佛光之中。

只是如今已为河西妇,不再是京中ณ的贵小姐,河西的一切她都应当尽快适应,而不是以此为借口。孔颜๨敛了敛心绪。就事论事的欠身应下,“是,妾身会注意的。”不论如何,天佑乃是一个男ç丁,确实不应当被拘在屋中,尤其身为这片土地的继承者,他更应该不惧这里的任何艰苦。

却听得“啪”地一声,魏康突然关上窗门,将一切隔绝在视线外。

可这小人儿却不知道方才的危险,只以为最亲昵的母亲和自己玩耍,他蹦手蹦脚地兴奋大叫:“阿——嬢——”

似雪的皓白莹润,却胜皓雪三分红,方แ知白里透红原是这样,怪乎冬日赏雪需有红梅衬。

软玉温香在怀,没有一分一毫的阻隔相近,那一分温软滑腻的触感,唤起昨夜肆意放纵后的舒畅,魏康从喉头溢出一声满足的喟叹,脸深深埋人孔颜的后颈,素来清冷的声音带着一丝初醒的沙哑。“去哪?”

“我会抱孩子。”话未说完,魏康骤然抬头,淡淡打断。

孔颜一愣,明白过来,扬眉反诘,“二爷以为呢?”恭敬温和的语声不变。眉宇间却陡添一分清傲,带着不自觉地清高与傲冷,用如此神色轻描淡写的吐出这样一句,无怒,无讽。却那样目下无尘,仿佛在无声的问她有必要冠冕堂皇的隐瞒私心么เ?又或是根本不屑于那宣告新任节度使夫人的暖炉会。

益州茶、酒双业达,孔颜身为益州贵女后人,身边又有冯嬷嬷这个纯粹的益州人,耳濡目染之下。她除了对酒颇有专研外,也素喜饮茶。她的屋中,一年四季从不缺差,尤到秋冬时节,热茶更为ฦ孔颜所喜,其身边之人每隔半个时辰便会煎茶换上。宝珠先前进屋便是换了刚煮的热茶。

这样怨了一生,恨了一生,更痛了一生,到底是为了什么?

均是势均力敌,这样生死争斗,必然两败俱伤,河西大乱!

见母亲回头看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