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楼之一品夫人

关灯
护眼
第91章朝天下(1 / 2)
”

这时候黄门太监,银钗通体没有花纹,

宝钗连忙坐了回,刻面柔和,宝石晶莹,光泽柔润,连忙派熙ກ凤。

“这是你爹和我给你的。”王夫人道,“知道你姨娘๤也会给你添妆,但是这到เ底也是一份心意。”

宝钗肃然道:“是,“孙儿&#x。”她起身又是一拜。但是那蓝宝有拇指大小,但只敢坐一个边。

惜春会意,连忙跟贾母说道:民女受教,将这幅画给画好。

第二层是一个蓝ณ宝银钗ู,把坐在外间吃酒的贾政等人给吓了一跳,贾母见外面吵杂,应该是宫里的样式,熙凤出去看罢回来后,脸色都变了,微微白,身上那金红色的妆花褙子顿时衬得整个人都是匆忙慌乱ກ的。

连太子那次宫变,ไ从皇帝死到太子正位,小三个月出去了,就算是动手,也不是说动就动,起码也会跟外边的武臣之类的势力通知一声。

宁云皱了皱眉,ไ许不是卫后想借此除掉她和黛玉?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谁也别ี同谁。

王氏想到了别的上头,母亲和父亲到底是不同的,元春去了,贾政什么เ感觉都没有,只有王夫人才是真心的关心她的孩子。

这时候听见卫若竹的说话声,卫若竹说话有几分江南的风在其中,但是这些年也๣染上了几分京城的语调,说话声音透着欢快,“谁说没有合适的人?”

卫若竹一字一顿,“本宫觉得景华长公主就不错。”

人齐了,京兆尹坐在高堂之上,拍板升堂。

这时一听宁云之前的话,南安王世子一拉史慎,自己้走到前面来,说道:“我。”

孟良辰倒也๣是一个痛快人,一旦下了决心,也不闹了,拉着母亲就回宫里去了,ไ别的事也๣是一概都不管了。

她回到凤仪宫,卫后果然又不在,还是在前朝议事,于是她就抱着新冰镇好的酸奶看着书消磨时间,吩咐宫人说她中午想吃八宝酱鸭了,吩咐御膳房做去,今天前朝议事,她几个老师也都去了,也๣不必上课,她就这么เ悠哉悠哉的呆了几乎半个ฐ时辰,才突然间想起来她忘记了一件事。

也不怪宁云这么问,因为有好几个夫人。

宁云抓起披风往身上一拢,踩上木屐就跑了出去,走到正堂那里才顾ุ得上整理了整理衣服,笑道:“娘怎么来了?”

且说贾府这头,贾母的寿辰是大摆了好几日຅的流水宴,和贾府有些亲戚关系的人无论关系好坏,血缘远近,多少都抹不开面子,不得不过去坐上一坐,这不李纨的叔叔正巧回京,婶母也顺便带着她的两个女儿过来,一来是走走亲戚,二来是觉得李纨年少守寡,怪可怜的,想让女儿和李纨说说话。

鸳鸯正握拳给贾母捶着肩,探春惜春姐妹正在贾母跟前说话,李纨低着头,弄着手里的帕子,湘云自从那次闹了一个不愉快以后,也不太上贾府的门儿了,贾母这里倒是有几分的冷清。

选皇储的事,自然不能意气用事,因为这关系到祖宗功业,孟家的江山。

皇帝打算的不错,这日຅孟嘉辰去请安的时候,便想着孟嘉辰此时也不小了,不如去听政历练历练,反正甄太后前几日偶感风寒起不来身,朝中就剩ທ下卫若竹一人,他还是有点不太放心,便跟孟嘉辰说,让她去帮着母亲打理几日朝政。

史慎对于这种不温不火的说话很是厌烦,他一撂袍子,坐在了宁云的对面,“三姐姐明人不说暗话,你当日做了什么,你自己清楚,王氏做了什么,她心里也清楚,这桩桩件件,我都记着呢?”

“王氏”这两个字都出来了,到底还是一个孩子。

湘云想了想,便吞吞吐吐道:“三妹妹不笑我,我就告诉你我是怎么想的。”

“我哭是因为觉得这话是姑祖母与王夫人等人故意传出来的,想到เ之前姑祖母那ว么疼我都是作假,便忍不住想哭。”湘云不好意思的说道。

贾母亲昵的拉着湘云,“好啊,就是你也不过来陪陪我。”

湘云愣了。

“再者,诗词传世一事,春秋战国有文姜宣姜,汉有班昭,班婕妤,三国蔡文姬,两晋南北谢道韫才名满天下,唐朝薛涛鱼玄机等人文笔贯两京,宋有易安居士,前๩朝有朱淑真,国朝端安公主,永和公主ว,就连如今皇后贵妃还要您都有诗词传出,那ว么按照您的说法,这些人是不是都得惭愧的无຀地自容?”黛玉浅浅一笑,“还是您觉得闺阁之诗没有传世的资格,方才如此说道。”

贾敛觉得妹妹的这个孩子当真是个妙人。

林玉贞点了点头,“我去跟皇后娘娘说说。”

“你说这是不是要打得意思?”

这时候拼爹是没用的,只能ม拼妈。

——先帝马上皇帝,虽然晋朝皇子重造化,但先帝当日不得宠,又不是读书๰的料é子,因而没有什么文墨,有听说贱名孩子好养,最后在孙子孙女辈里就弄出了某辰一系列不怎么เ样的名字。从孟嘉辰当时若不是卫后拦着,差点就小名叫了美景可见一二。

两ä个人有的没的说了大半天,宁云才切入正题,“如今我有一件事想问问你。”

以她对于宁云的了解,宁云这个妹妹不仅论手段还是心思的缜密,和湘云等人绝对不是一个等级的。

“世侄女您有所不知,我是两世为人。”林海ร说着自嘲一笑,隐隐约约有几分说不尽的苍凉在其中,“可惜了一句,生不逢时,孟婆汤没喝,就回到了自己的病榻之上,你说这话若是说了出去,别人都会说我疯了。”

“在我前世的时候,当日礼王和太子争储,在敏儿去世的时候,礼王来我家吊唁的是现了这把扇子。”林海说着苦笑,“逼问我这把扇子的来历,我迫的不得以,变了一个故事在其中,便是户部ຖ的贪墨。”

其实宁云觉得自己的心都要跳出来了,她想借这个动作遮掩自己的不自然。

林玉贞勾唇一笑,道:“郡主ว,在泰西的规矩里头,您这可算是作弊了,有些不讲究了。”

不过这样也好,熙凤也算是长出一口气。

就算是把她的嫁妆全部ຖ填不进去,熙ກ凤觉得也够呛能修出来一个ฐ省亲别苑。

“我想你也๣知道了。”宁云道,她在外间碰上了胡佩蘅。

宁云意简赅的说道:“卫后的信到了,我也见了天江卫指挥使。”她神色复杂的看了黛玉一眼,“但是这事可能比我们想的还要复杂不少。”她坐在了黛玉对面的椅子上,两人低声谈了许久。

天江卫的一个ฐ千户一拱手,“回侍中ณ的话,请郡主侍中ณ这边来。”

宁云连忙跟了过去。

侯门之ใ婚,合两姓之好,最好就是不要有任何的感掺杂其中,如今史府可谓是锦上添花,但是不保日຅后。

卫燕生学富五车,见风使舵,一个如此狡猾的人,涉身三次夺储,均全身而退,从龙,废太子,圣人登基,每一次都是往权力中ณ心更进一步,这样的一个人在江南呆了几年,还差ๆ点被逼着致仕了。

先帝ຓ皇子众多,天下之口难防,一旦八公中有一家被处置了,说了些不该说的,皇帝的帝位就不安稳。

“善化郡主ว?”甄映月见宁云不走,顿足问道。

“我什么เ意思你心里清楚。”宝琴反唇相讥,道,“你们自诩为ฦ绅士,声称风度,但是你们哪里做到了这一点两军阵前๩,尚且不斩来使。”

“指责我们的话,还应该由你们的公主亲自来谈。”西班牙国王看了孟嘉辰一眼,不怀好意的笑道,“你们的那ว个美丽动人的公主殿下。”

爱尔兰总督当日被孟嘉ล辰问候过母系亲属,故没有答话。

宝琴觉得孟嘉辰必要的时候爆粗口是应该的。

孟嘉辰不理会,问曹安,“数对吗”

曹安点头。

孟嘉辰这才说道:“你们好自为之。”特意用现学现卖的拉丁语说的,她用英语笑着说道:“听说西班牙和英国都喜欢论家属,论亲缘,都是贵族,才算是贵族,如果家里有一个是海盗,就算是海盗,那么,难怪您的素质是这个样子了。”

她正说着,便听宝琴轻声咳嗽了两声。

“what”

“是havehad。”宝琴低声提醒,“不是wereto,而且这句话不用用虚拟。”

孟嘉ล辰:“口语,我说的是口语,成大事者不拘小节,嗯,就这样。”同时一摊手,“变态一样的时态。”

西班牙国王和爱尔兰总督面面相觑。

孟嘉辰思考了一下措辞,示意曹安可以把金条搬上去了,临走的时候,招手让鸿胪寺卿过来,她字正腔圆的说道:“请诸位记住一句话,犯我朝天威แ者,虽远必诛,今日຅的事情,不过是天竺之国,我们尚且还没了,若是他日你们敢染指我晋朝国土,我晋朝属国的国土,我晋朝必举满朝之力报之,你杀我晋子民一人,我灭你满门,你杀我晋子民一家,我戮你全国,哪怕你逃到เ天涯海角,这不是玩笑。”

鸿胪寺卿看了孟嘉辰一眼,求救似的看了黛玉和宁云一眼。

黛玉和宁云低声谈了两句,才跟鸿胪寺卿点了点头。

鸿胪寺卿硬着头皮翻译了过去。

西班牙国王想了想,说道:“我希๶望我们还是作为朋友,我们一直都是一个ฐ友好而自由的国度,不喜欢战争。”

孟嘉辰道:“自由而无用的国度你们为何不去跟马来的人民说你们渴求和平跟印尼的人说你们衔着橄榄枝而来,为何不跟美洲的子民们说,我们是朋友,不喜欢战争。”她这句话是用拉丁文说的。

西班牙国王和爱尔兰总督也听懂ฦ了,两个人相视一眼,交谈数句,爱尔兰总督便说道,“您的话,我必跟女皇带到เ。”

“有劳。”孟嘉辰一笑了之。

如今晋朝坐拥南洋,北部俄国数次战败,轻易不敢动,扶桑已是臣属,美洲总督虽然买到了密西西比河沿岸的土地,但有宝钗内部操控,不日那片红土地便会是晋朝的所有,晋朝国内有良臣名将,国外泰西已是败军,法国只要玛丽在晋朝一日,便不敢轻举妄动,诸国大势已经形成,无论泰西想做什么,都是徒劳无功。

这不是泰西的时代。

而是晋朝的天下。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