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爱比死更冷

关灯
护眼
第 6 部分阅读(1 / 9)
巨大的打桩机竖立在不远处,一开始路上岚还玩笑不断ษ,玻璃上涂着红油漆。打开门后两ä个人往沙发上一躺,再也๣无法动弹一下,连灯都懒得开一下。沉默着。”我用目光回答。

我点点头。

这里原是个ฐ位于吴淞码头附近的废弃装卸站,有两条落满黄锈的铁轨通向草木茂密的荒凉之处,当年因地处偏僻所以少有人来。罗亭城堡是这个废弃装卸站深处的一间十平方米的小破屋,如今这里物非人。黄色的外墙,后来就成了沉默的,屋里只有一张破旧的写字台。拉开抽屉,里面有大蜘蛛和褪色表格。原来估计是调度室之类,已经有开发商看重了这块位于上海近郊๦的地盘,

那天我们走了一个半小时才回,入侵者般桀骜审视四周。它漆黑而冷静,

,谋划着,忽而缓缓告诉我昨日不会重来。

另外一个惊叹道:“真男人”

我纯粹是抱着玩玩的想法去招惹陈静的,既然那天都搂过了,不能就这么算了,自己้也知道如果不弄出点大动静来,那“放马”理论撑不了多久。

我开始跟踪陈静,在我毫无目的的跟踪中,我发现陈静步伐的节奏总是很自我,任凭周围甚嚣尘上,她丝毫不受其影响,如朵荷花般静静漂过一群鸭子扑腾的水面,荡着涟漪远去。周末时她喜欢去西南面的商业区一个人静静逛街,途中她会买个ฐ冰激凌,边走边吃的样子安静得尚且可爱。有一次她在一条红色的丝巾前徘徊良久,试戴着,小傻子般在镜前伫立良久,但最终没有买。她离开柜台时我上前翻看了一下价格标签,价格不菲。

当时我二话没说就买下了,毕竟我私藏着万八千,平时谨慎那是必要的,被父母发现那ว就傻逼诺唯其了,可用来泡妞倒也未尝不可,反正都曾经沧海了,再变成水那简直是易如反掌。现在想想,当时有点自暴自弃那是没说的,更重要的是不想在一伙兄弟前丢了份,那ว么เ着发展下去,正所谓:

曾经沧海易为水,除却巫山都是云。

三十岁的我写到这里时有点心虚,未婚妻走过来时我马上切换了电脑屏幕。她就笑了说:“躲躲藏藏的写什么呐,不就是当年那ว点破事吗”

我心想:“怎么能叫破事呢,那是些最浪ฐ漫的事。”

未婚妻问我婚礼的请柬都寄出去了没有,我说都寄了。我结结巴๒巴地问她贴窗户的红喜字和包红蛋的红套子买了没有她说明天去城隍庙买,那里东西便宜。接着就是一堆生活琐事的交流,我想了想忽然问她那ว条红丝巾她是不是还留着她想了好一会儿说:“应该在衣柜最下面那层压着呢,你怎么想起那条红丝巾来了”

一个帮她操办婚礼的姐妹在里屋叫她:“陈静你来一下,那天早上几点去扎婚车啊”

我看着陈静的背影,想起多年前的那个周末我一路尾随她直至傍晚,最后佯装偶遇地在车站上和她碰了个照ั面。

“喂”那天十七岁的我冲独自逛完街准备回家的她打招呼。

正在等车的陈静看到我吃了一惊,好一会儿才鼓起勇气说,“噢,你好。”她红着脸,随即把目光转向别处。

我流里流气地靠近她,忽然想起岚曾对我说过看似恩爱依偎的土拨鼠其实是想互相取暖,当时我忽然觉得自己太孤单了,于是又往陈静身边挪了一步。

陈静毫无兴趣地往边上挪了一挪,以便和我保持距离,接着又把目光转向别ี处。

我火了,觉得自己孤单得快要爆炸了,于是不依不饶地继续挨近她,带点耍流氓的潇洒。

陈静回过头来无奈看了我一会儿,勉强笑了笑问:“你也坐十八路回家”

我恼火地笑了,心想这他妈完全是句废话。

车来了,人们一窝蜂往上拥去,陈静看了看这个ฐ阵势不禁叹了口气往后退了一步。此情此景让我想起以前毫无淑女风范的太保玛丽ษ娅总是在车刚停稳时就冲上一步,并且大呼小叫地扒拉开人群,蛮劲十足地捷足先登。

“他们说你画画很棒是吗”放弃挤车的陈静问我。

我点点头,忽然“哈”地大笑一声,得意且冷漠地表示无所谓。

我想起当岚听到这声“哈”时瞳孔剧烈收缩的样子,想起她的眼神中蓦然荡起的那ว股可以称之为悸动的光芒。

又一辆车驶来,一九九๡三年的黑压压人群再次冲锋陷阵般往狭窄的车门拥去。

不知从何而来的一股勇气,我忽然伸出手臂搂住陈静的肩头说:“上”

人群拥着我们向前推,满心欢喜的我任凭人群把我们挤进车厢,那只手却被挤在那里再也๣放不下来了,甚合我意。

“往里往里”售票员大吼着让最后一个人上了车,车门嘎吱嘎吱艰难合上,好像一张消化不良随时会吐的嘴。

陈静脸红得就像个苹果,我心满意足地盯着她。当时我们被众多乘客挤得面对面贴着,她急促的气息就呼吸在我面前,令我邪念丛生。

“蛮好不要上来的”她欲哭无泪地抱怨。

“有我在在呢”等于是搂着她的我相当正义แ凛然地说。

陈静抬头看着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书尾页 书架s